<acronym id="lcb0l"><label id="lcb0l"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lcb0l"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lcb0l"><label id="lcb0l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lcb0l"><ruby id="lcb0l"></ruby></table>

  • <table id="lcb0l"><ruby id="lcb0l"></ruby></table>
  • 《潯城記憶》第四章第二講——【白居易的潯陽“閑適詩”】

    2021-09-27 17:10 來源:九江新聞網


    如果說陶淵明的詩文,奠定了潯陽詩韻的格調和境界的話,那么,白居易的詩文則讓潯陽詩韻,充滿自得其樂的日常生活的味道。

    白居易留給潯陽城的文化精神財富是多方位的。一篇敘事長詩《琵琶行》,將“潯陽江頭夜送客”的經典場景,留在中國人千年傳唱的詩文想象當中?!巴翘煅臏S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”這一句江州司馬洞穿人生命運的真切嘆息,感動了古今無數的天下游子。而他的《廬山草堂記》不僅為這方山水,寫下了“匡廬奇秀,甲天下山”這一傳播千年的廣告語,同時,親自設計建造草堂,將理想的居室和園林的圖景,留在廬山的自然風景之中。謫居江州期間,白居易既是一個悠閑的官員、也是人生變故的思索者,更是潯陽山水風景和歷史人文的歌吟者。在這短短三年多的時間里,他不僅留下了三百余篇詩文作品,也踐行了“閑適”的人生理念與生活方式,成為潯陽古城一道亮麗的風景。

    請聽九江學院教授李寧寧為我們帶來的《潯城記憶》第四章第二講——【白居易的潯陽“閑適詩”】。


    責任編輯:新聞網沈婷

    女人用茄子自慰流白浆不止
    <acronym id="lcb0l"><label id="lcb0l"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lcb0l"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lcb0l"><label id="lcb0l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lcb0l"><ruby id="lcb0l"></ruby></table>

  • <table id="lcb0l"><ruby id="lcb0l"></ruby></table>